当前位置: 易点彩票 > 服务项目 >

父亲去世,母女反目成仇!母亲将女儿送进精神病院,私吞女儿30万

时间:2022-05-18 13:52来源:易点彩票 点击:

2006年10月21日,居住在深圳的女孩邹宜均突然接到了自己亲生哥哥所打来的电话,电话当中,哥哥声称马上就要到父亲的祭日了,一家人准备给父亲进行扫墓,希望妹妹能够赶来。

起初在听到这个电话之时,邹宜均并没有任何怀疑。

尽管自己和家人在一些问题上闹了矛盾,但一家人每年都会给父亲扫墓,这一习惯多年来从未改变……

因此,当天下午,邹宜均就带上一点香烛之后,驾车来到了墓园。

邹宜均尚且不知道,此时的她已经落入了自己的哥哥和母亲给自己她下好的“套”中。

邹宜均:莫名其妙成为精神病

来到墓园以后,邹宜均看见了等候许久的哥哥邹剑雄,奇怪的是,以往扫墓都是一大帮亲朋好友一起来,此时却只有哥哥一个人,气氛十分诡异。

可还没等邹宜均多想,突然从一旁的角落里冲过来五六名身份不明的“路人”,他们在邹剑雄的指挥之下,七手八脚将邹宜均控制住,随后塞入一辆面包车中。

邹宜均,就这样被自己的亲生哥哥给“绑架”了。

尽管一路上邹宜均费劲拼尽全力想要挣脱,但是她一个弱女子又怎是几个壮汉的对手,很快她便她被重新按回了座位之上,为了防止邹宜均逃脱,这些人还给蒙住了她的双眼、堵上了嘴巴。

一时之间,恐惧充满了邹宜均的内心,她并不知道哥哥要对自己做什么,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……

不知过了多久之后,邹宜均的眼罩终于被人摘下,随后,几名医生打扮的人将其进行松绑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。

自己的哥哥邹剑雄早已不知前往何处,而通过与医生的对话,邹宜均才意识到,自己现在成了一个“精神病”。

此时的邹宜均位于距离深圳两百公里以外的广州白云心理医院,所谓的心理医院,事实上是一家精神病院。

莫名其妙被当成精神病人,邹宜均对此当然不服,因此在医生对其进行例行询问之时,她极力表示自己是被人给“陷害”的,自己根本没有精神疾病。

但是白云医院的医生却似乎早已料到邹宜均会这么说,对于邹宜均的苦苦哀求,他们没有任何反应,按照正常流程给邹宜均开了药、交代了注意事项,随后便离开了。

邹宜均被医院安排住进了一间单人卧病房当中,这里门窗全部反锁,整个房间里只有一张床,和一把椅子。

为了防止邹宜均逃脱,在房门之外,有专人二十四小时对其进行“看护”,每隔几小时都会进行巡逻,邹宜均的手机被没收,此时的她不能打电话,不能见其他人,而且每天必须坚持“医嘱”,按时服用精神病药物。

起初对于医生给的这些药物,邹宜均总是愤怒地打翻在地,拒绝服用,可是每次她都会被几名人高马大的护工给控制住,强行灌药,一连几次以后,邹宜均最终还是妥协了,每天按时吃药。

然而,当医生询问病情的时候,邹宜均的态度却异常坚决,每一次例行询问她都一口咬定自己压根没有得病。

在接连多次“否认病情”以后,邹宜均才终于意识到,对方压根不在乎自己是否得了精神病,他们完全是和自己的家人串通好的,为的就是把自己限制在这里。

与亲人之间的“经济纠纷”

为何亲生哥哥和母亲会把邹宜均送入精神病院?这起事件的起因还要从邹宜均的家庭说起。

邹宜均的家庭是一个“十分庞大”的家庭,她的父母一共生育了五个孩子,其中3女2男,邹宜均就是其中最小的那一个。

对于这个小女儿,邹宜均的母亲一直十分“反感”,她有着很浓厚的“重男轻女”思想,在她的眼中,邹宜均就是一个赔钱的货。

由于母亲的影响,邹宜均的几个哥哥对于这个小妹妹也丝毫没有疼爱之心,在他们的心中似乎也默认了一件事,那就是邹宜均和他们不一样。

这种令人窒息的压抑几乎贯穿了邹宜均的整个童年。

但幸运的是,与妈妈和几位哥哥不同,邹宜均的父亲是一位十分开明的人,整个家庭当中,父亲大概是唯一一个疼爱邹宜均的人。

每当看见母亲斥责邹宜均,父亲都会站出来为她讲两句好话,平息事端,正因如此,即使父亲逝世多年,邹宜均仍然对其记忆尤深。

邹宜均的家庭条件是相当不错的,每个孩子结婚,家里都会出钱或者出房子好让孩子安家,可是到了邹宜均这里,问题出现了,邹宜均的母亲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给小女儿出钱。

但是在父亲的坚持之下,最终还是给邹宜均一座价值150万元的房产,以供邹宜均结婚后使用。

截止邹宜均结婚前,她的父亲已经病重了,为了能够让父亲安心,邹宜均和男友商议以后,决定立即举行婚礼,让老人家能够彻底放心。

在邹宜均与丈夫结婚不久,邹宜均的父亲也合上了双眼……

原本故事到这里也就告一段落,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,在邹宜均的父亲去世之后,事情逐渐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。

邹宜均的父亲死后没多久,她的母亲和哥哥邹剑雄再次找了上门,提出要要回当年父亲给予她的房产。

在他们看来,之所以给邹宜均这套房子,完全是为了满足老人临终前的愿望,现在老人去世,邹宜均就应该把房子退回来。

对于这种无理的要求,邹宜均当场拒绝,双方之间吵了好几架。

然而在这个关头,邹宜均和丈夫的婚姻也出现了裂痕,邹宜均和丈夫是大学同学,严格来说,两人从相识相爱再到结婚只有几年的时间,双方对彼此的了解并不算多。

结婚以后,两人经常会因为一点小事而发生争吵,慢慢的双方感情逐渐破裂。

最终,在半年以后,两人决定,正式离婚。

邹宜均的丈夫还是相当够意思的,为了能够弥补邹宜均结婚以后的所有财产他一分没要,相反他还主动赔偿邹宜均30万元,希望邹宜均在未来生活能够更加轻松一点。

可是,当邹宜均的哥哥和母亲得知这个消息之后,他们便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,再次涌了上来。

此次,他们提出了更加离谱的要求:不光那座房产要给他们,就连这30万元也必须交出来。

由于不满哥哥和母亲的无赖,邹宜均曾经一度和两人断绝来往,直到后来被对方以扫墓的名义强制送进精神病医院……

放弃追责,剃度出家

邹宜均身陷囹圄之中,对于母亲和哥哥在这段时间里究竟做了什么一无所知,她明白此时自己的当务之急是向外界求助。

终于,她等到了这个机会,一次趁着上洗手间的机会,邹宜均向一位阿姨借来了手机,给自己的闺蜜黄雪涛打了求助电话,黄雪涛是一名律师,接到求救以后,她当即赶往白云医院,以邹宜均律师的身份要求见邹宜均。

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,白云医院的“谱”十分之大,表示自己只对“送邹宜均进来的人”负责,律师无权进入。

然而黄雪涛也不是吃素的,在10月23日,她通过媒体揭露了此事,引发了几乎全国轰动。当天下午,白云医院迫于舆论的压力不得不召开了一场“新闻发布会”。

在发布会上,邹宜均的哥哥和母亲也出席,他们坚称:经过专家对邹宜均的会诊,邹宜均患有严重的“双相情感障碍”,之所以要将其放在精神病院里,完全是为了患者自身的健康考虑。

“难道不信专家的话,而信神经病的吗?”

这次“发布会”可以说是很有成效,一时之间,舆论陷入了争议之中,为了防止事件进一步发酵,趁这个机会,邹宜均的哥哥和母亲在几天之后的一个深夜,将邹宜均转送至中山埠湖医院。

这番操作使得后续追查遭遇了极大的困境,但幸运的是黄雪涛始终没有放弃追查,在她的努力之下,在邹宜均被强制关押了整整3个月以后,最终还是得以重获自由。

获得“自由”后,邹宜均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自己的财产,此时的她的那座房产已经被哥哥所霸占,而前夫给的那30万元,原本存在银行卡中,可现在居然被母亲转走了23万。

一怒之下,邹宜均一纸诉状将广州白云心理医院及母亲、哥哥告上法院。

她认为,母亲、哥哥及白云医院的行为侵犯了她的人身自由权利和名誉权,请求法院判决三被告支付精神损害赔偿1万元,并赔礼道歉。

庭审现场,邹宜均的母亲和哥哥均未出庭。针对邹宜均的控诉,白云医院认为,医院接诊邹宜均是遵照家属的委托。

在接诊后,医院确诊邹宜均患有精神疾病,此后的专家会诊也得出同样的结论。医院称,这说明他们对邹宜均诊断正确,无过错。

可律师黄雪涛却表示,邹宜均是具有高等学历的成年公民,没有经过任何法定程序就被宣告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,被强送至精神病医院,这本是就是一件过错,医院具有重大责任。

而至于邹宜均的母亲和哥哥趁机侵吞邹宜均的财产,这种行为本身就能说明事情性质。

可就在这时,母亲和哥哥的律师却站了出来,声称之所以会拿走邹宜均银行卡上的钱只是替她保管财物,法庭现场,律师还出具了一份邹宜均“亲手”写的收条,称邹出院后这笔钱已经以现金方式还给她。

但邹宜均却表示,自己至今也未收到这23万元。

她回忆说,自己出院的那天,哥哥拿出一张早就打印好的收条,让她原封不动地抄写下来,交换条件是:抄写了收条就答应放她出医院。为了获得自由,邹宜均只好一字一句地抄。但是钱她一分也没有收到……

到了这一步,原本简单清晰的案情已经被彻底“搅浑”了,最终当天法院并没有讨论出结果,宣布了休庭。

邹宜均的哥哥和母亲毫无疑问是精明的,为了博取同情,他们甚至还委托代理人转达邹宜均:“他们让我转达你,不管发生什么事,他们都爱你。”

再这样的烟雾弹之下,案件的进展彻底陷入了泥潭,邹宜均从出院以后,一连坚持起诉母亲和哥哥数年,但是在2010年的时候,或许是认清了没有结果,邹宜均最终撤诉,放弃了一切追责。

或许是对于现实所绝望,在接连遭受爱情亲情多方面的打击以后,之后的日子里,邹宜均剃度出家,成为了一名尼姑,从此不问世事,这起事件最终不了了之。

时至2022年,距离西瓜的事件已然过去十余年,但是这起事件的影响却并没有消失。

事实上,早在邹宜均事件发生之前,世界各国以“精神病”为由对受害者进行监禁胁迫的案件就已经层出不穷,例如上世纪著名的美国女演员弗朗西斯.海默就曾经被生母以“精神病”为由进行监禁,以此侵吞其财产。

“精神病”是一种特殊疾病,它的鉴定很大程度上不取决于患者自身说辞,而是取决于医院和患者身边人员的说辞。

更重要的一点是,精神病院对于患者的强制限制,是整个社会上唯一一种官方以外的“合法监禁”方式。

如果以此为由进行人身限制,那么受害者往往百口莫辩,就算想要解释,也会硬生生被扣上一个“胡言乱语”的帽子。

即使是在我国,与邹宜均有着相同遭遇的案子也并不罕见:例如上海的陈立案、广州的何锦荣案、西安的纪术茂案等等。

受害者身份不单单有亿万富翁,甚至还有精神病医生,仅仅是因为与家人或单位发生矛盾,便直接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。

由于我国接触此类案件时间较晚,因此,我国早期并没有设置精神卫生类的法律条文,这使得此类案件的犯罪者即便落网,也难以进行判决。

但幸运的是,邹宜均的这一起案件引起了社会的重视,之后几年里,各地人大代表也就此事进行了提案,最终在2013年5月1日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》正式实施。

法律当中明确规定,患者家属及收治医院不得侵犯患者人身自由,不得限制患者的通讯和会见探访者等权利,禁止利用约束、隔离等保护性医疗措施惩罚精神障碍患者。

直到这时,精神病院,这座民间“监禁机构”的时代才算正式终结,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,类似邹宜均的悲剧已经彻底失去了生存土壤。

参考资料:

1.《女子因经济纠纷被母亲绑送精神病院后出家为尼》.中国新闻网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易点彩票平台,易点彩票官网,易点彩票网址,易点彩票下载,易点彩票app,易点彩票开户,易点彩票投注,易点彩票购彩,易点彩票注册,易点彩票登录,易点彩票邀请码,易点彩票技巧,易点彩票手机版,易点彩票靠谱吗,易点彩票走势图,易点彩票开奖结果